首页> 武侠仙侠> 大侠萧金衍> 第169章 奇迹

第169章 奇迹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    三人从出道以来,可谓是身经百战。单挑也有过,群殴也有过,正式的切磋也有过,无赖打架也有过,却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诡异过。对手并不是人,而是一个骷髅军团,没有血肉,没有精神,不知恐惧,不会后退,他们如潮水一样,前赴后继,向三人发动猛攻,哪怕粉身碎骨,也在所不惜,不由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的怎么打,这样下去,就算没被打死,咱们三个被活活累死了。”饶是李倾城修养甚好,此刻也忍不住骂娘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动动脑子,总能想到办法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上前摇了摇他脑袋,“你脑袋灵光,快想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那就装死。”萧金衍道,“我们现在被困住,那老婆娘没准在幸灾乐祸呢,一个老女人,孤独了那么久,难免会心理变态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山下咔咔声作响,三人往下看去,只见那些鬼兵不在横冲直撞,而是开始列阵,兵分三路,再次向山头攻了上来。?萧金衍道,“要杀光他们是不可能的,破局的关键是要找到这阵法的核心之处,这些鬼兵究竟靠什么来控制,是真气,是鬼符,还是声音?找到这个,破掉他们就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望着远方,道:“我找到阵眼了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、赵拦江顺着他目光看去,在百丈之外的天空之中,漂浮着一只骷髅头。骷髅七窍之中,似乎有能量波动,将周遭空间变得一阵扭曲,驱动着山脚下那群鬼兵朝三人所在之处发起猛攻。百丈,说远不远,但中间 隔着上万鬼兵,却也不是通衢大路。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杀过去,毁了它。”

    话虽简单,可一旦下山,三人将陷入无穷无尽的包围之中,几乎寸步难行,能不能过去,还不做知。

    萧金衍四下打量一番,忽然道,“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山头之上,有一棵槐树,碗口粗细,早已枯死,有几只乌鸦站在上面,漠视这里的一切,与整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萧金衍取过金刀,运起内力,一刀将槐树劈断,又砍去散枝,不多时,做成了一根三丈长的木桩,李倾城纳闷道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能不能靠近那个骷髅头,就靠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眼睛一亮,自然知道这是什么,拍手道,“好主意!”旋即又道,“稍后我先冲阵,你们两个负责捕杀漏网之鱼,事不宜迟,现在就行动。”说罢,他将金刀交给萧金衍,自己举着木桩冲下山去,两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赵拦江内力深厚,灌在木桩之上,木桩坚硬如铁,山下鬼兵虽多,然而却没有心智,反应并不敏捷,长木横扫之处,断骨一片,有不少鬼兵已被拦腰切断,却依旧向三人爬来,情形异常恐怖。萧金衍、李倾城手持刀剑,跟随其后,偶尔有漏过来的鬼兵,两人也毫不客气,上前就砍。

    三人在鬼兵之中几乎寸步难行,但强大的求生欲,让三人早已忘却了恐惧,忘记了时间,越是这种时候,三人越发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冷静,才能保住命。慌乱,暴躁,随时都会将性命交代在这里。

    七十丈。

    五十丈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三人才走了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赵拦江已是精疲力尽,他尽管天生神力,武功也是半步通象,但终究不是钢铸铁打,疲态渐生,动作迟缓下来。萧金衍、李倾城也感觉到,近身到三人身前的鬼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我来替老赵,你们跟上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天地真元,不同经脉、不同境界、不同功法,转化成战斗力效率并不一样。就境界而言,闻境转化率最低。萧金衍境界不如二人,但胜在窍穴全开,又有弦力为引,吸取天地真元速度最快,量大效率低,遇到高手很难应付,但对付这种鬼兵,却是绝配。

    有萧金衍护阵,李倾城、赵拦江一剑、一刀,披荆斩棘,从鬼兵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三十丈。

    二十丈。

    魔教的血祭大阵与屠龙阵并称两大奇阵,威力巨大,然而今日三人所遇,一则是岐夫人新移魂,尚未完全适应于佳雪的躯体,对这套阵法操控能力不足;二则是这血祭大阵之中,虽有十万冤魂聚成的鬼兵,却没有统领鬼兵的鬼将,阵法核心枢纽七窍骷髅也无鬼士守护,威力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二十丈。

    十丈。

    赵拦江朗声道,“护我!”

    说罢,金刀在手,凌空跃起,踩着几名鬼兵头顶,来到七窍骷髅之前,金刀出鞘,一道黑色刀罡从刀身而出,劈向七窍骷髅!

    轰隆一声。

    金刀劈中七窍骷髅,赵拦江眼前一暗,整个人被卷入骷髅窍内露出的黑雾之中,无数鬼厉声音,在他脑海之中响起,二十年前,定州屠城的那一幕,在他脑海之中闪过,尸体遍野,血流成河。那曾是赵拦江心中的噩梦,如今在阵法之中,竟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赵拦江与那七窍骷髅对峙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虎目与骷髅空洞的眼神注视,已经变得无比通红,刹那间,仇恨、冤屈、充斥在他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复仇!”

    “我的父母,我的族人,还有我的亲弟弟,都死在了那个男人手中,整个定州三万人都死在那个男人手中,我要复仇!”

    “不甘心!”

    赵拦江内心之中,似乎有股声音在蛊惑他。

    他头脑欲裂,终于,一口鲜血喷在七窍骷髅之上。

    那七窍骷髅吸了赵拦江鲜血,似乎变得鲜活起来,空洞的眼神之中,隐约有东西在流动。赵拦江感觉到了生机从体内流逝,逐渐转移到七窍骷髅头之中。

    萧金衍、李倾城见情况危急,喝道,“赵拦江!”

    赵拦江猛然惊醒,强忍剧痛,将金刀举起,狠狠劈在了骷髅头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骷髅头受到冲击,急剧缩小,如一个核桃大小。

    那些鬼兵失去骷髅头控制,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幻象进去。

    一切又回到定陵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赵拦江落在地上,整个人如虚脱一般,以金刀撑地,勉强站立。

    岐夫人脸色苍白,靠在石棺之上,胸口起伏不定,目光却越发清冷,“没想到你们能破掉这个阵法,那这个世间更容不下你们!”

    她双手挥动,整个定陵山开始剧烈晃动起来。三人顿时觉得,喉咙似乎被一股怪异的力量勒住,无法自由呼吸,连内力也施展不出。

    一只恶鬼,从岐夫人背后幻化而出,向三人吞噬而来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萧金衍道,“咱们仨要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岐夫人冷笑,“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嘛?”

    萧金衍说,“遗言没有,倒是有个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遗憾?”

    “我的两万斤粮食,要泡汤了!”

    岐夫人哈哈笑了起来,“那祝你们下辈子投胎去个农家了,对了,忘了告诉你们,你们没有下辈子了!”说罢,催动那只恶鬼,向三人吞噬而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之中,一道霹雳而至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那只恶鬼被闪电劈中,瞬间化作一团黑雾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岐夫人满脸警惕,抬头望天,“是谁,出来!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,是又一道霹雳!

    岐夫人心中大惊,释放法则空间,意要藏匿于自身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声音平息, 岐夫人整个人披头散发,模样极为狼狈,先前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,如今成了惊弓之鸟,她纵身而起,上半山腰洞口逃去。

    此时,却见山洞之中,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片乌云,占满了整个山洞。无数霹雳,从天空之中落下,任凭岐夫人如何躲闪,却始终无法躲过。

    山洞之中,轰鸣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萧金衍见过这个阵仗,正是琅琊阁的五雷阵,心中奇怪,那一副鱼跃雷池图,昨夜不是已被自己毁掉了嘛,怎得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岐夫人身形如鬼魅,然而每一道闪电,都能击中她本体。她如发疯一般,想逃逃不掉,想躲躲不开,一阵阵厉声嘶吼,遭受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别说是本人,就连三人看在眼中,都觉得痛。

    终于,雷声渐渐隐去。

    岐夫人匍匐在地上,整个人瘫软在地,如失去了魂魄。

    这时,山腰洞口处,出现了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正是海先生,还有他徒弟徐尚豪。

    海先生手中持一算卦罗盘,徐尚豪手中则举着那个破幡儿,不用说,这五雷阵,便是出自他们两人手笔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你们早就来了?”

    海先生嘿嘿一笑,“有一会儿了。若不是你们三人,恐怕这次不会这样顺利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冷然道,“你利用我们?”

    海先生摇摇头,“这不算利用。只能算是一种巧合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将事情前因后果通了一遍,问道,“其实,那幅画并不是五雷阵,对不对?你们让我把鱼跃雷池图取走,然后趁机撤出城内阵法,故意让鬼王将于佳雪掳走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海先生道,“那副鱼跃雷池图,确实是我琅琊阁五雷阵。只是,鬼王宗没有料到,当年师兄算到会有今日,所以我们在山洞之内,也布下了一道阵法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问,“为什么要对付鬼王宗?”

    海先生反问,“为什么不对付他们?”他微微一笑,“鬼王宗与书剑山关系甚密,若岐夫人真的移魂重出江湖,必然会坏了我们谋划将近百年的大事,我们绝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问,“他们与书剑山有什么瓜葛?”

    “等你见到李院长时,为什么不亲自问他?”

    海先生来到岐夫人身前,岐夫人满脸恶毒的望着他,“我早就料到,当年是你们这群老匹夫搞得鬼!”

    海先生叹道,“你本天纵奇才,奈何走错了路子,自作孽,不可活。罪过!”他伸手一抓,那幡儿来到他手中,反手扣在岐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岐夫人发出凄厉叫声,浑身抽搐了几下,不再动弹。海先生将幡儿取下,叠放整齐,又从腰间拿出一块布袋,装了进去,对徐尚豪道,“走吧!”

    萧金衍喊道,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萧金衍笑了笑,“就这样算了,你利用了我们,还坏了我们生意,害我们损失惨重,咱们总得谈谈条件吧?”

    海先生摇头,“这事儿我说了不算,你要谈条件,自己来琅琊阁找我师叔谈吧。”说罢,也不顾三人反对,带着徐尚豪离开了山洞。

    李倾城骂道,“我怎得觉得这件事有些窝火?”

    萧金衍说好歹你还落得了你们李家的六道剑法,我跟老赵可是纯亏不赚啊。

    李倾城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百年前,族内李剑心一支已离开李家,金陵李家三大绝学之一六道轮回便已失传,这次他重新领悟这套剑法,心中竟欢喜不起来。

    李剑心出走之后,六道轮回便成为族内禁忌,严禁任何人修炼,到了后来,甚至连剑谱都已烧毁,然而作为金陵李家的三少爷,未来家族继承人,却学会了这套剑法,而且,他隐约觉得,这六道轮回的威力,远比霞光万道要厉害的多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所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对二人道,“六道剑法之事,还请你们替我保密。”心中却暗下决心,以后绝不再使用这套剑法,找到武经,练成倾城一剑,这才是他这趟江湖历练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一战,赵拦江损失惨重,刚才那一刀,他神魂受损,好在他天生意志力强大,若静心修养些时日,也能恢复如初,只是近期内,恐怕不再适合与人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去捡落在地上的刀鞘。

    忽然看到,刀鞘旁边,有一个骷髅头,核桃大小,仔细观瞧,上面隐约有血纹流动,正是鬼王宗岐夫人的骷髅印记,他拿在手中把玩片刻,心说这金刀正缺一个刀坠,旋即用绳串起,挂在刀鞘之上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在这里呆着也没有必要,鬼王死了,岐夫人也死了,这次救人的人物,也以失败告终,正要离开,忽然听得有人哎哟一声。

    三人望去,却见“岐夫人”缓缓起身,满脸错愕惊慌之色,“你们是谁,这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萧金衍见状大喜,“你是于姑娘?”

    对方点点头,“你们不要杀我,我家里有钱,要多少都可以!”

    赵拦江嘿嘿一笑,“发财的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李倾城也道,“真是奇迹啊!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:“我要两万斤粮食!”

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